温馨而不伤感;尖锐而不凉薄;入世而不低俗。
  • 2015-03-09

    没那么快

      新年第三天去M家包饺子做饭,饭后吃冰淇淋聊天。说到我眼下正在做的事,她说慢慢一切都会有眉目,慢慢都会变好起来,只是不会那么快。我说我知道。她笑说你当然知道,只是她最近去一个学校给即将毕业的学艺术的本科生做讲座,说起同样的话,说也许你们在毕业之后十年才会真的做出一些成绩,那些孩子听了很沮丧。她说也难怪,现在的人都喜很快出头所以我说的就并不太受欢迎。

     

         但m毕竟说的还是真理。而且我算是真明白。

     

        最近还想起bill murray说过的一句话,他说对他来说,在放松的时候才可以做得更好。在放松的状态下,能够更好地处理和仇家地关系,更好地和爱人相处,也更好地和自己相处。仔细想想,他说得没错。不得不说,战斗状态是个好状态,该投入的时候就全心投入,但投入时候全新投入和保持一个放松的心境并没有冲突。


        也难怪我从小对于处在战斗状态的男女都躲远远的,长大了对于企图心很重的人总是躲得很远。而他们往往都是很不希望听到m 这番话的人。

  •  

     

    今年五月22日,纽约最小的博物馆“博物馆”(the Museum) 迎来了第三季开幕。博物馆的主创人员们举办了一次十分有趣的开幕派对,他们请来了各自在平日里遇到的街头艺术家进行演奏或客串主持。开场演奏电子音乐的日本姑娘是在十四街的地铁站找到的。矮个子老头主持人是一个很火的youtube视频的主角,他在视频里十分严厉地训斥了一个拙劣的街头艺术家。博物馆主创人员觉得他很有感召力和爆发力,便请他来作了主持。他们还雇来一辆冰淇淋车贩售冰淇淋。新展揭幕的时候,博物馆狭小的货运电梯间里有一位正在展示肌肉的身材壮硕健美的健身教练。人们排队观展而维持看展秩序的是一位酒吧看门人。大家排队看展时可以听到楼上消防梯的阳台上有萨克斯吹奏悠扬的爵士乐,演奏者是一个曾经含冤入狱的犹太爵士乐手, 主创人在网上读到他的故事,便说服他来表演。这些偶然发现的参与者,就好像在的日常生活中偶然得到的有趣的物件一样,和博物馆的主旨契合——通过各种奇奇怪怪的收藏品构建的“博物馆”和更大的世界和历史发生关系。

     

    这间最小的博物馆坐落在纽约tribeca区和曼哈顿中国城交界的一条不太好找的小巷子里。博物馆的空间只有四十英尺,是由一个废弃的电梯间改造的。理论上每年五月到九月开放。博物馆的创始人Alex Kalman、Josh Safdie、ben safdie三人是多年好友,也是一家影像工作室红桶工作室的成员,他们的工作室red bucket films(红桶影视)就在电梯间博物馆楼上第五层。

     

    红桶影视的主要成员都是年轻且小有成就的纽约视觉创意人。这是一个关系紧密且有特点的群体。工作室大部分的成员的父母都是纽约犹太精英,其中不乏著名的艺术家和医生,父母们都是好友,延续犹太人圈子紧密的传统,他们的孩子们也都是发小甚至从事了相近的工作。近年来走红的编导lena dunham也曾参与过工作室一些影像作品的拍摄。工作室靠拍广告和创意短片为生,开一间特别的博物馆展出日常生活中碰到的有趣物件则是他们很久以来的梦。当发现工作室楼下底层的废弃电梯间可以利用,他们便毫不犹豫租了下来,把想法付诸行动。通过近一年的筹备,2012年五月,这间纽约最小的博物馆迎来了第一季度的开幕,开幕式上创办人的朋友们、他们有名的父母和名流朋友齐齐到场,博物馆的赞助人时装设计师kate spade的丈夫andy spade也到场支持。就连前市长朱利安尼也到场祝贺,《纽约时报》,paper magazine, time out, nymag,大西洋月刊等等都有报道。这些一流媒体对博物馆的关注也每季不断,持续至今。

     

    除了每季从朋友和陌生人那里征集挑选符合博物馆展品主旨的收藏外,博物馆还有一些特别的永久馆藏,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一只据传从国务院的渠道获得的当年伊拉克记者会上扔向小布什的皮鞋。这座纽约城中最小的博物馆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它主旨的特别。博物馆展出的展品每个都可自成一个展览,每个都是不同的收藏者在日常生活和旅行中发现的有趣的物件,每件展品都有其自身的历史和有趣意义。比如那只扔向小布什的鞋如果单个来看是一只丑陋老式的皮鞋,但它所处事件的政治和历史意义便赋予了它特殊的意义。主创人之一alex kalman 强调,博物馆第一不展艺术品,第二不展带有私人感情的物品,他们的展品必须符合以上两条以外,还需暗合纽约的气质以及博物馆所处位置的特点。不把艺术品作展品意即凡是为了艺术的目的创作的作品都不能成为博物馆的展品。不展有私人感情的物品可能听上去有点模糊,但一经解释就明白了。比如,博物馆不会因为一顶棒球帽是某个名人赠送的第一顶帽子就展出这顶帽子,这顶帽子必须有其以小见大的意义,它要么和纽约的特质有关联,要么有着特殊的历史意义,从一定层面是全球化与个人经历相交的体现。这便构成了博物馆展品的特殊性。

     

    博物馆处在中国城和tribecca区相交处一条僻静的小街上。从喧闹的canal 街再往南一点从broadway转入要仔细找才不会错过。这里路过的基本上是中国城的居民,在傍晚为了避开警察巡逻而来来去去的瘾君子,以及抄近路的路人。在主创人看来,博物馆所处这个位置本身就体现了一种纽约精神或特点。在种族混杂的街区,任何人都可能路过成为博物馆的观众。博物馆夏天只开放周末两天,每天八个小时,但因博物馆的铁门上有个小玻璃窗,路过的人只要注意到博物馆的存在,都可以从那个小窗看到二十四小时不关灯的博物馆里的展品。因此也可以说这个博物馆是每周开放七天,每天开放二十四小时。这间博物馆只有一间货运电梯间的大小,但每平方英尺曾经容纳的人的数量却多过城中任何一间博物馆。

     

    博物馆有三面展墙,每面展墙有从上到下六层展架,由于展览空间小,展品种类数量多,每个展品下面只标注了编号而没有展牌导览。但博物馆的访客们可以拨打免费电话输入展品编号便可以听到解说。这些解说大都是展品收藏者自己写的。

     

    博物馆第三季展品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两百只在雨季的新德里被收藏者打死的蚊子。展览介绍称这些被打死并带回的蚊子代表了收藏者徒劳的想要革除这些害虫的努力。介绍还提到蚊子传播疾病的危害——印度著名的登革热一度被认为在美国已经消除,但近几年又在26个州发现了,其中包括北方的芝加哥和纽约。关于这些印度蚊子的介绍便很好的诠释了博物馆关于个人经验和全球化以及历史的微妙关系。蚊子是私人收藏,但任何人都逃不过蚊子的威胁,印度的登革热在纽约也被发现了,因此印度的死蚊子变成了博物馆的展品。

     

    摆在蚊子隔壁的展品是插画家maira kalman 搜集的来自世界各地的青苔。在她看来青苔是有智慧的旅行纪念品,能让人瞬间回忆起去过的地方访问过的人。这组青苔有的来自杰斐逊的故居,有的来自马蒂斯的墓地,它们呈现出不同颜色的绿色或淡蓝色,把人带回曾经访问这些地方的时刻。

     

    另两组有趣的展品来自伊拉克和朝鲜。伊拉克的收藏是一组印有萨达姆侯赛因头像的手表,这些手表从一般金属到高端纯金制作的都有,每块表面上都有萨达姆的头像,中年的,青年的,都穿得十分时髦,豪气十足。展品介绍萨达姆曾经一面迫害他的反对者和国民,一面请瑞士的钟表制造商制作这些手表送给自己的亲信,越是被重用的人收到的手表越高级。这些手表于是就成了觊觎萨达姆独裁统治的小小窗口,而展品介绍贯彻了从小物件联系大历史的理念,对比介绍了萨达姆在挥霍奢侈的同时对反对者和子民运用了怎样的酷刑。来自朝鲜的收藏是一组朝鲜药品的盒子和